血士是夸父族中最强的一批武士,而“龙胆”则通常被用来称呼那些怒血士之路上的试炼者。虽然他们还没有完成全部试炼,也尚未获授血酒,还不能算是真正的怒血士,但却也习得了怒血之道,行走在外绝不会令夸父之名蒙羞。这些虬龙的信者能以愤怒来驱使血与火,他们手中的巨锤或巨斧一旦使将开来,便是纵横驰骋,足以力敌百人。

现今恰逢初龙骸现世,夸父各部族的祭司一致认为这是取悦虬龙的大好机会。于是趁着年轻的龙胆们试炼的机会,将“取回属于虬龙的初龙骸”定为龙胆士的最后一个试炼。 这一极其意外的试炼目标,让平日里便尊崇虬龙的龙胆们热血沸腾,他们无所畏惧,发誓突破试炼途中所遇到的一切障碍,将前所未有的荣耀带回自己的部落。


职业心理倾向领袖型:

领袖型: 追求权力,讲究实力,不靠他人,有正义感。

灵是洪荒之梦的织者,她们编织疗愈的祝辞犹如自草叶间拈下花朵那般容易。自然的守护总随侍她们身旁,以万物之躯为其挡开伤害与灾祸。 不过,作为领受这份尊敬和爱戴的代价,花灵肩负着在洪荒生灵陷入危机时挺身而出的义务——这是螭龙留在洪荒之梦中的约定:为万物所爱者,其胸襟必能容万物。

早在乱世之末,1600年代的最强术法家、花灵聆凛,就以孤身一人阻挡人族大军的方式履行了约定。 而如今,初龙骸的出世,星变的征兆,还有洪荒之梦中无数生灵的不安……这一切都在预示着,约定的时刻再度到来了。 花灵们带着万物的祝福走出了丛林,开始了自己的寻龙之旅。


职业心理倾向助人型:

渴望与别人建立良好关系,以人为本,乐于迁就他人。

巧道祖师公输般在离世之后,其所留下的三十二卷机巧书中,记载着大量的高深异常的知识与技艺,寻常人即使终其一生,也无法解读其十中之一。 于是,机巧堂的初代门人将微弱的希望寄托于孩子们的身上。他们以祝雨之道为基础,创造出了逆时而行的秘道,以心智和肉身同步停止成长为代价,获得了超乎寻常的敏捷思维与记忆力,胜过凡人十数倍。 这些由机巧门培育出的童颜巧匠,则被称为巧工。

通过修习机巧书真髓,巧工学得了祖师爷公输般以木金之材打造精巧战偶的技术。造出的战偶大如夸父,能承人而动;小若禽鸟,可飞空无声。能活用所造战偶的巧工,甚至比出色的法术家或强大的武者更加难缠。时值初龙骸现世,机巧堂固然并不关心尘世俗务,却难以拒绝初龙骸作为造物之源而隐藏的秘密。


职业心理倾向疑惑型:

做事小心谨慎,不易相信别人,多疑虑,喜欢群体生活,尽心尽力工作。

术士编制历法,星曜则引导历史。 汇聚了洪荒最出色星术师的星知会,有着这样一个古老的传统:每一位学徒在学成之后,都必须离开阳星阁,云游洪荒大地,以眼耳确认己身所学,感受史家面对历史洪流的那份敬畏,方能回阁述职为一名真正的星术士。 这些身怀窥星之法的历练者,以术法家的身份,背负着星知会的使命行走于世间。 ——他们被称作方士。

方士是修习之道极广的术法家,能够以星知会所教授的知识为辅,比一般术法家更为精湛地运用水之道与火之道的法术。 现今,星知会的多位大师观得了前所未有的星变之兆,阳曜们不约而同地预示着洪荒世界的浩劫。然而,星曜却也揭晓了初龙骸将重新现世的未来,扭转这极恶凶象的唯一希望,就在于寻得初龙骸。方士们因此而领受了全新的使命,踏上了漫长的寻龙之路。


职业心理倾向理智型:

喜欢思考分析,求知欲强,但缺乏行动,对物质生活要求不高。

语曰:以弱胜强者,其道有术,谓之技。

早在源世中期,别无可仰赖之物的人类为生存而领悟了道的外修法,进而才能够与异族和野兽相抗衡。 时至浮世,为了与实力远强于自己的魔族战斗,仙人们创造出了完全用于战阵、无需任何武器就能产生巨大破坏力的仙力运用法,名为“气斗术”。 而精修气斗术、长于战斗的仙人,便被称作“斗仙”,作为仙族的隐威一直传承至今。

然而,如今初龙骸再度现世,斗仙们从仙祖钟吕那里获知,龙骸遗宝中有可能隐藏着应龙的智慧。 初龙的智慧,或许能解决力量与寿命无法兼得的难题。——斗仙抱着这样的想法,成为了寻龙者的一员。


职业心理倾向和平型:

需花长时间做决策,怕纷争,祈求和谐相处。

们是在游历中锻炼自身的武者,是在冒险中增长见识的行旅,更是对冒险食髓知味的豪侠——会享受浪客漂泊不定的生活之人,骨子里便不愿流于平凡。浪客是千锤百炼的优秀武者,能将刀剑如自己的手臂般运用自如。无论在怎样的战场上,都能够发挥出所修之道的十成战力,攻如九天,守若九地。

初龙骸的现世,无疑刺激了浪客骨子里那种寻求冒险的精神,再加上浪客中名声显赫的游方剑侠郭浩天登高一呼,将星知会所示之事告知天下。这些只须一柄剑一壶酒便能走遍洪荒的勇士,就此便有了行险的大义,进而纷纷投入到寻龙的大业当中去了。


职业心理倾向自我型:

情绪化,怕拒绝。觉得别人不明白自己,我行我素。

们是一群游历于洪荒世界的修行者。与同样行游世间的浪客不同,行者们通常出身名门,也曾迷失于名利与仇恨之中,在饱经命运玩弄后幡然悔悟,自此奉道而去,将过去的人生掩盖在斗笠之下,踏上了求取世间之大道的旅行。独身行走于世间的人们,若没有强韧的意志,未能斩断尘缘的束缚,便极易受到人间万象的影响而陷入歧途。

行者就是这样的一群人。他们隐姓埋名、背负过往、孤独地前行,看尽人间百态、尝遍酸甜苦辣;他们的人格映照了人世间最复杂、深刻的善与恶;他们所使用的武器,一钝一锋各为一双,却又喻示了世间最无常之事——生与死。“四初龙的遗宝、拥有至高灵格的龙骸,或许会指明通向世间真理的大道……”怀着这样的想法,行者背起从不离身的兵器,向着寻找龙骸的道路迈进。


职业心理倾向完美型:

完美主义,自律,公正,爱憎分明。有责任感、使命感,对自己要求高。